專利侵害訴訟排除侵害之訴訟標的價額核定之爭議(一)

實務上對專利權排除侵害之訴訟標的價額核定素有爭議,在此提供林律師曾經承辦過的案件供參考

最高法院民事裁定九十九年度台抗字第五四○號

再 抗 告 人 厚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兼法定代理人 甲○○

訴 訟代理 人  林傳源律師

       蕭富山律師

上列再抗告人因與相對人宏正自動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間請求侵害專利權損害賠償等事件,對於中華民國九十九年三月三十日智慧財產法院第二審裁定(九十九年度民專抗字第三號),提起再抗告,本院裁定如下:

主 文

原裁定廢棄,應由智慧財產法院更為裁定。

理 由

本件相對人以再抗告人侵害其所有第五八四二七六號自動切換器新型專利權及發明第二○三一三八號電腦操作台與周邊裝置訊號切換器及其方法發明專利等二項專利權(下稱系爭專利權)為由,對再抗告人提起侵害專利權損害賠償等訴訟,請求:(一)再抗告人應連帶給付相對人新台幣(下同)六千一百萬元。(二)再抗告人應自民國九十四年十月十四日起至九十七年十月十三日止,停止自行或委託他人製造、為販賣之要約、販賣、使用或為上述目的而進口侵害原告系爭專利權之物品,並應立即將其所生產之型號KMP2PC、KMP2UC、KMP2XC、KAMP2PC、KAMP2UC、KAMP2XC 等六項Cable KVM切換器產品與型號KAG12、KAG14等二項KVM切換器產品,以及為群加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所代工生產之型號 MT-CS72UKVM切換器產品予以銷毀。(三)再抗告人應連帶負擔費用,將起訴狀附件一所載之道歉啟事,以長二十五公分、寬十九公分之篇幅,登載於經濟日報第一版下半頁一日。相對人不服台灣台北地方法院(下稱台北地院)核定其第(一)、(二)項請求之訴訟標的價額為九千五百七十六萬八千零二十九元,提起抗告,原法院以:按訴訟標的之價額,由法院核定。核定訴訟標的之價額,以起訴時之交易價額為準;無交易價額者,以原告就訴訟標的所有之利益為準,民事訴訟法第七十七條之一第一、二項定有明文。又同法第七十七條之十二所謂訴訟標的之價額不能核定,係指法院在客觀上不能依同法第七十七條之一第二項規定核定訴訟標的價額者而言;若訴訟標的起訴時無交易價額,且法院依職權調查之結果,仍難以正確、客觀地核算出原告就訴訟標的所有之利益,即屬前開第七十七絛之十二所謂訴訟標的之價額不能核定之情形。是除物理上、客觀上絕對不能核定外,於經濟上不能核定或核定顯有重大困難之情形,亦屬訴訟標的價額不能核定之列。次按以一訴主張數項標的,如該數項訴訟標的在經濟上係各自獨立,彼此間並無
主從競合或選擇關係者,即應合併計算其價額。

若以一訴附帶請求其孳息、損害賠償、違約金或費用者,因附帶請求與主請求標的間有主從及相牽連關係,且附帶請求權係隨主訴訟標的之法律關係存在而發生,則例外不併算其價額。查本件訴之聲明第(一)項係依專利法第八十四條第一項前段及第八十五條第一項第二款規定,請求「依侵害人因侵害行為所得之利益」計算賠償其損害,訴訟標的金額為六千一百萬元;第(二)項之前、後段則係分別依專利法第八十四條第一項後段及第三項規定所為之二排除侵害請求,兩造均未能提出得客觀核定該排除侵害訴訟標的價額之依據,因專利利益計算變動因素較高,原法院在客觀上亦無從依職權調查而計算核定,屬無法核定訴訟標的價額者,應依民事訴訟法第七十七條之十二規定,各以一百六十五萬元計;且上開三項請求間訴訟標的同源於侵害專利權,彼此間有依附或牽連關係存在,不合併計算其價額。核上開三項訴訟標的價(金)額之高低,顯然相對人之主要請求為訴之聲明第(一)項之損害賠償請求,故裁定廢棄台北地院就本件訴之聲明第(一)(二)項訴訟標的價額核定部分之裁定,更為核定為六千一百萬元。

按訴訟標的之價額,由法院核定。核定訴訟標的之價額,以起訴時之交易價額為準;無交易價額者,以原告就訴訟標的所有之利益為準。法院因核定訴訟標的之價額,得依職權調查證據。又訴訟標的之價額不能核定者,以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六十六條所定不能上訴第三審之最高利益額數加十分之一定之。民事訴訟法第七十七條之一第一、二、三項及第七十七條之十二分別規定甚明。

準此,法院核定訴訟標的價額,無起訴時交易價額為準時,應本諸職權調查原告就訴訟標的所有之利益,據為核定訴訟標的之價額。倘非經法院已盡職權之調查,猶無法客觀概計(非精算)原告就訴訟標的所有之利益數額,即無訴訟標的之價額不能核定可言。本件相對人依專利法第八十四條第一項後段及第三項排除侵害之規定,為起訴聲明第(二)項之請求,其可獲得利益若干?原法院是否無法參照各種客觀事實(如再抗告人侵害專利權期間,相對人營業額之消長等)綜合概算再抗告人停止侵害後,相對人可得之所有利益?並非無疑,自有進一步調查研酌之必要。乃原法院未調查並說明其無法依其調查結果核定上開第(二)項聲明訴訟標的價額之理由,徒謂兩造均未提出得客觀核定該訴訟標的價額之依據,專利利益計算變動因素較高,其在客觀上亦無從依職權調查而計算核定,率依民事訴訟法第七十七條之十二規定,以一百六十五萬元核定該訴訟標的價額,顯有可議。其次,民事訴訟法第七十七條之二第二項規定:以一訴附帶請求其孳息、損害賠償、違約金或費用者,不併算其價額。所謂不併算價額者限於附帶請求之孳息、損害賠償、違約金或費用。本件相對人主請求之訴訟標的為何?係聲明第(一)項之損害賠償請求?抑或聲明第(二)項之排除侵害請求?若係前者,後者屬於上列附帶請求之何項目?原法院未探求當事人真意,逕以訴訟標的價額之高低,認聲明第(一)項為相對人之主請求,第(二)項為附帶請求,而以第(一)項訴訟標的價額六千一百萬元核定為第(一)、(二)項之訴訟標的總價額,亦有違誤。原裁定難謂無適用民事訴訟法第七十七條之二第二項、第七十七條之十二顯有錯誤之情形,且所涉及之法律見解亦具有原則上之重要性。再抗告意旨,指摘原裁定不當,求予廢棄,非無理由。

據上論結,本件再抗告為有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九十五條之一第二項、第四百七十七條第一項、第四百七十八條第二項,裁定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九十九 年 七 月 十五 日

最高法院民事第七庭

審判長法官 劉 福 聲

法官 鄭 玉 山

法官 黃 義 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