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老大 虐殺叛徒棄屍

宜蘭縣一名兇狠的槍毒集團首腦,因下線毒販私吞兩百萬元毒品,竟將對方押走虐打五個半小時,直至全身是血喪命,他隨後剝光死者衣服,連夜棄屍公墓空棺。警方獲報後出動大批警力,三度圍剿、駁火二十二槍,才將這名冷血老大逮捕,並起出屍體。對於為何棄屍公墓,他冷冷地向警方說:「人死了,不藏這藏哪?」
 
警方調查,槍毒首腦簡文龍(三十七歲,綽號細漢敏,槍砲、竊盜前科)有六名主要手下和十多名跟班,他的集團不但掌控宜蘭毒品巿場,下線遍及各鄉鎮,還銷售槍枝給台中以北黑道份子,估計每個月所得上百萬元;簡文龍身高不到一百七十公分,戴眼鏡,一副斯文樣,但作風毒辣,曾擄人後把上膛手槍塞到對方口中,若遇警方圍捕,必開車衝撞。
 
 
被吞兩百萬下毒手
 
遭簡文龍殺害的陳錦榮(三十四歲)是簡嫌長期下線,曾因毒品案坐牢,出獄後行事低調,非兇狠之徒。警方指出,陳男日前向簡嫌叫了一批毒品,事後以「毒品在半路上全掉了」,連同先前向簡嫌取走的雞血石,共價值兩百萬元,他卻不付款,讓簡嫌相當不滿,四處撂話要修理陳男。
 
上周一晚上八時,簡嫌帶兩名手下到宜蘭東澳,將陳男用黑色塑膠袋套頭後,押到冬山鄉山區鐵皮屋毆打,簡嫌兩名小弟林星耀、孫穩榮(均二十餘歲)原本也受命去擄人,因車輛故障沒趕上,兩人趕到鐵皮屋後,只見陳男被綑綁毆打,全身是血趴地哀號,兩人擔心出事藉故離開。
 
隔天凌晨近一時,簡嫌喝令陳男打電話給家人付錢,「否則命也不用想要了!」陳男致電母親:「媽媽我快死了、救我!」簡嫌威脅準備兩百萬元贖金;由於陳母在陳男年幼時即改嫁,母子很少聯繫,陳母知道兒子沾染毒品,以為他來電要錢為了買毒,不理會也未報案。 
 
 
毆五個半小時奪命
 
簡嫌發現拿不到錢,憤怒命令手下:「繼續打!」一夥人前後將陳男連續毒打五個半小時後,陳男滿身瘀青、血流滿地氣絕。簡嫌隨即用黑色塑膠袋套陳男頭,與手下將屍體運到壯圍海邊公墓,剝光衣服,丟入一個剛撿完骨的空墓穴埋屍,再以廢棄棺材板覆蓋後離去。
 
簡嫌小弟林星耀、孫穩榮事後不斷接到簡嫌電話,表示已把陳男殺了埋掉:「你們兩人在哪裡?有事要找你們商量。」兩人擔心被滅口,本周日向警方投案,他們臉色慘白、非常害怕,雙手不斷發抖,警方認為所言可信,組成專案小組偵辦。
 
本周一上午十時許,三名警員在宜蘭地檢署前發現簡嫌車輛,簡嫌立即將警車撞開,警方開了九槍仍被兔脫。當天下午三時,警方據線報得知簡嫌到礁溪鄉,企圖押走陳男國中女同學追討貨款,十名警力和他再度交鋒,簡嫌又開車衝撞,警連開十三槍,再被他逃脫。 
 
 
剝光死者衣物埋屍
 
直到周二,警方根據手機GPS定位,查到簡嫌藏身在宜蘭市女友租屋處,警方多次勘察地形準備攻堅,發現生性多疑的簡嫌睡在一樓,房間有一道門通往防火巷,警方決定重兵防守防火巷,在前門佯攻,讓簡嫌逃到防火巷再甕中捉鱉。
正午時分,警方展開攻堅,簡嫌果然往防火巷跑,他爬鐵窗到隔壁一棟民宅六公尺高的二樓樓頂,在制高點埋伏的霹靂小組見狀,持手槍瞄準喝令:「細漢敏!你跑不掉了!趴下!」跳過防火巷到二樓頂將他逮捕。
 
簡嫌應訊時否認殺人,警方將他移送地檢署複訊,他才供出藏屍地點,昨帶檢警到壯圍海邊起屍。對於埋屍公墓,簡嫌面無表情、冷冷地說:「這個地方只出不進,人死了,不藏這藏哪?」檢警發現陳男全身赤裸,簡嫌說:「把他的衣服燒掉了。」檢警懷疑簡嫌迷信民間傳說,以為將衣物剝光埋屍,冤魂就不會來復仇。 
 
 
向母求救竟成遺言
 
陳男的母親得知兒子遭撕票後,懊悔難過,她說,接到求救電話時,以為兒子為了買毒騙她,所以沒理會,「沒想到那竟是他最後的遺言。」
 
律師指出,簡嫌等涉及《刑法》勒贖擄人罪,可處七年以上徒刑或無期徒刑,殺害肉票最重可處死刑。 
 
蘋果日報【林泊志、孔德廉、施昂強╱宜蘭報導】